药界动态
早泄偏幸,5个情势就能够治好
药界动态 2020-04-30 07:02

今年2月份,63岁的新加坡总理李显龙因患前列腺癌接受了机器人手术治疗,仅仅在三个月前,新加坡前任总理吴作栋同样也是因为确诊早期前列腺癌,接受了机器人手术治疗。新加坡前后两任总理先后确诊前列腺癌这个事实也许是个巧合,但这也从侧面反映了前列腺癌发病率高这个事实。

相对于胰腺癌、胆囊癌等癌中之王,前列腺癌致死的危险性比较小,多数病人经过系统的规范的治疗,都可以获得长期的高质量的生存。但中山大学孙逸仙纪念医院泌尿外科主任黄健教授解释,尽管前列腺癌相对善良,但也并不意味着不用怕。

在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前腺卫士”健康教育讲座采访上,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泌尿外科主任丘少鹏指出,因为公众以及一些医务人员对前列腺癌的认知缺乏,前列腺癌的治疗还存在一定的过度治疗问题。对于早期前列腺癌,理论上是能够通过根治性手术治愈的。但相比其他一些恶性肿瘤,前列腺癌自然病程较长,他建议低危、高龄患者可实施“等待观察治疗”,不着急手术,先密切监测。

图片 1

“大人物”爱中招?

哪种前列腺癌不能用激素治疗?

前列腺作为男性最大的附属性腺,虽只有栗子样大小,但对人体的作用不容小觑。可恰恰是这弹丸之地的“叛变”——前列腺癌,成为了老年男性的“头号杀手”。但因对此癌种的关注和认知度不够,我国前列腺癌的5年生存率仅有53%,与欧美等国90%以上生存率的状况相距甚远。

一般的肿瘤只要有血供就能生长,而前列腺癌的生长还与雄激素有关。通过药物抑制雄激素分泌,抑制雄激素和受体的结合,癌细胞生长所需的营养就没有了,自然就停止了生长。这种治疗思路医生们称为“内分泌治疗”。但是,不同的前列腺癌对雄激素的依赖程度和依赖时间不同。有的前列腺癌一旦进入晚期,不依赖雄激素也像脱了缰的野马自由生长。这种激素非依赖性前列腺癌极为危险,对激素治疗不敏感,预后较差。但近年来随着医学的发展,激素非依赖性前列腺癌有了新的,更为有效的药物化疗、靶向治疗以及免疫治疗等,临床上已经取得一定的疗效。但,前列腺癌早发现、早治疗依然是王道。

随着我国人口老龄化、生活方式改变等,使我国前列腺癌发病率急剧上升,已跃居男性恶性肿瘤的第六位。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泌尿外科主任丘少鹏教授介绍,北、上、广等发达城市的调查数据显示,近些年这些地区的前列腺癌发病率以7%-8%的速度在增长,近几年前列腺癌已发展成为男性最常见的泌尿外科肿瘤。

前列腺癌有哪些治疗方法?

另外,其实,还有很多广为人知的“大人物”都曾患前列腺癌,这里面包括“资本大鳄”巴菲特、“传媒巨头”默多克、美国前国务卿鲍威尔将军、台湾著名作家李敖等。

中山大学孙逸仙纪念医院泌尿外科朱定军主治医师表示,前列腺癌是一种进展较为缓慢的肿瘤,在男性恶性肿瘤中治疗效果比较好,早期前列腺癌治疗的5年生存率接近100%。目前,前列腺癌的治疗方法主要有以下几种:

前列腺癌是不杀人的杀手?

1、积极监测:大多数前列腺癌可能并不危及生命,在男性一生中只有15%-20%诊断出前列腺癌,而仅有3%危及生命,所以并不是所有的患者需要马上治疗。对于没有症状,肿瘤生长缓慢的低危患者,积极监测可以有更高的生活质量,避免根治治疗的并发症,待疾病进展一定阈值再给予治疗。积极检测对于高龄患者或合并有其他严重健康问题的患者也是不错的选择。

据悉,前列腺癌虽然也是癌症,但它同其他的癌症相比有很大的区别。丘少鹏表示,一般来说,前列腺癌是一种相对惰性的肿瘤,进展缓慢,多数患者的死亡原因并非该病所致。

2、放射治疗:使用高能射线杀死癌细胞。放疗可以作为前列腺癌的根治性治疗或作为手术后的辅助治疗手段。对于低危患者,放疗可以达到与手术治疗相似的结果。有外放射和内放射治疗。调强适形放疗技术和图像引导放疗技术的开展,极大提高放疗的精准,减少了毒副作用。最常见的内放射治疗,使用小的放射性“粒子”放置在前列腺内,提高局部的放射剂量,而减少直肠和膀胱的放射损伤,副作用更小。

曾经发表在权威医学杂志《新英格兰医学》的一项研究论文提出,尸检结果显示,大于50岁的死者中有30%患有隐匿性前列腺癌;这个比率在70岁以上的死者中升高到了70%。可见,尽管前列腺癌非常常见,但多数情况下似乎并不影响患者的自然寿命。

3、内分泌治疗:用药物或手术来降低或阻断睾酮和其他男性性激素。这可以阻止或减缓前列腺癌的发展和转移。适用于转移前列腺癌或局部晚期前列腺癌,能够延长患者生存期和提高患者的生活质量。

前列腺癌还像一个“馋”嘴的孩子,在它发生、发展过程中的大部分时间内,它只“爱吃”一种东西,就是雄激素,一旦把雄激素阻断了,就像给前列腺癌断了“粮草”,癌细胞就会纷纷“饿死”,在临床上能够产生很好的治疗效果。

4、冷冻疗法:冻结前列腺杀死癌细胞。在冷冻手术中,医生将一小针头插入前列腺组织,通过针头导入低温气体,反复冻融循环杀死前列腺癌细胞。适合于预期寿命<10年的,或由于其他原因不适合手术的患者。

前列腺癌还有一个“顽固”的特性,是指虽然前列腺癌具有很高的雄激素依赖性,但是当对其进行激素治疗时,由于机体内肿瘤细胞“爱吃”的粮草没有了,癌细胞就会逐渐适应新的环境,慢慢地转变为不依赖雄激素也能生长的肿瘤。一旦前列腺癌发展到这个阶段,目前的医疗技术就很难控制它的生长了。也正是因为如此,前列腺癌患者才应该牢牢地把握住根治手术的时机,及时随访和治疗,否则前列腺癌迟早会进入这种“顽疾”的状态,直至危及患者的生命。

5、根治性前列腺切除术:这是最彻底的治疗前列腺癌的手术,早期的前列腺癌可以通过手术获得治愈。手术方式有开放耻骨后前列腺癌根治术、腹腔镜手术和机器人辅助腹腔镜手术等,目前发达国家普遍流行的解决前列腺癌的手术方式是利用达芬奇机器人手术系统,广州已有少数几家大医院开展。

预期寿命达十年患者可考虑手术

在谈到前列腺癌的治疗时,丘少鹏表示,对于早期前列腺癌,理论上是能够通过根治性手术治愈的。但相比其他一些恶性肿瘤,前列腺癌自然病程较长、较缓慢。鉴于此等因素,丘少鹏提出,如果患者预期寿命较短,手术的治疗意义不太大,如果预期寿命达到十年的患者,考虑做根治性手术则更合适。

丘少鹏还谈到,《前列腺癌治疗指南》中提出,对低危前列腺癌和预期寿命短的患者,建议实施“等待观察治疗”,主动监测前列腺癌的进程,在出现肿瘤进展或临床症状明显时给予其它治疗。患病早期的患者便属于低危情况。

对于晚期的前列腺癌患者,医学证明已经没有彻底治愈的可能了。但是根据前列腺癌“馋”的特点,临床上可以通过睾丸切除的手术,还可以应用打针、吃药的方法达到去除雄激素的效果,进而有效地治疗前列腺患者。当癌细胞慢慢地转变为不依赖雄激素也能生长的肿瘤,也并非无药可治,包括放疗、同位素治疗、化疗以及中医中药治疗等,还是能够比较好地缓解前列腺癌患者的症状。

丘少鹏告诉记者,前列腺癌自然病程长,不管是前期的根治性治疗还是晚期的辅助性治疗之后,前列腺癌患者都需要定期随访,对病情进行监测、评估,定期监测前列腺特异抗原,以判断病情是稳定状态还是发展状态,然后针对情况对治疗方法进行及时调整。

机器人手术可避免性神经损伤

上述新加坡两位领导人接受的机器人手术,在近年医学界十分热门。今年3月,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引入的华南地区首台达芬奇外科手术机器人正式投入使用,该手术机器人是目前世界上最先进的外科手术机器人。丘少鹏教授表示,机器人手术尤其适合泌尿外科。

丘少鹏接受,很多接受前列腺切除术的病人,承受了很大的痛苦,因为这台手术极其容易伤到紧贴着前列腺后外侧的性神经,很多病人术前,就做好了术后丧失性功能的准备。“没有性神经,不光是性功可能丧失,性神经也是控制排尿的神经,性神经保留得差,也会影响排尿。”邱教授表示,而达芬奇机器人大大发挥了优势,由于可放大十倍视野,机械手上有稳定器,尤其是在狭窄解剖区域中,机器手比人手更稳定,可避免伤及一条无辜的血管、神经,几乎没有出血。

但是,机器人手术也存在其天生的缺点,比如说在力学方面,无法用手感受脏器组织的弹性,对组织的钳夹力度无法控制,其次光源有局限性,有光线的地方才能实施手术。还有,机器人手术价格较昂贵,香港地区,一台这样的手术花费大概是8万元人民币左右,比一般普通的腹腔镜微创手术花费要多。

前列腺炎

不会转变为前列腺癌

■健康提醒

由于良性前列腺增生及慢性前列腺炎患者常常羞于就医,所以经常成为某些小广告的“瞄准对象”和“摇钱树”。针对社会上广为流传的前列腺炎不治会转化为前列腺癌的说法,丘少鹏给予了否定,并直言,前列腺炎和前列腺癌是不同的概念,没有直接关系。

前列腺炎如果破坏了人的组织结构可能会变癌,但这只是极个别的现象,丘少鹏强调,临床上大多数患者的前列腺炎没有损伤破坏到深层组织,不会发展为前列腺癌。关于前列腺炎会影响性功能的说法目前并没得到证明,前列腺炎与性功能没有直接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