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据说话
大方批驳蜚语了,网传旧文早被批过了
数据说话 2020-05-07 18:30

因为自媒体的文章,第五届全国艾滋病学术大会意外爆红。

图片 1

一名叫“周蓬安”的时评作者,根据会议发布相关数据撰写评论《季增4万例,谨防中国成“艾滋病大国”》,声称中国滋病感染者人数持续飙升主要原因有三方面,其一是取消了对艾滋病病人入境的限制,其二是大量非洲留学生涌入,其三是同性恋性行为传播。

来源:捉谣记

相关自媒体据此撰写《艾滋病人数暴增,中国学者:非洲留学生滥交是主因》、《第五届艾滋病学术大会称82万人感染 非洲留学生传染艾滋被遣返》等相关文章,引起网友广泛传播。

近日网传一篇题为《因取消对艾滋病病人的入境限制 中国3个月新增40104例》文章称,在上月底举行的“第5届艾滋病学术大会”上,民盟中央社会委员会委员周蓬安认为:中国艾滋病感染者人数持续飙升的一大主因是国家取消了对艾滋病病人入境的限制,导致大量携带病毒的非洲留学生涌入。

《医学界》发现这批网络“爆文”,从标题到内容都贴上 “第五届全国艾滋病学术大会”的标签,内容整合周蓬安的观点和一些骇人听闻并无确切来源的消息。

文章还列举了其他一些数据和案例,称非洲留学生对性极度放纵但缺乏有效的卫生防御。

为了增加可信性,“爆款”文章配发的照片并未表明讲者身份,让人误以为是周蓬安应邀在大会做报告,引来部分艾滋病防治公益人士对大会进行批评。

捉谣记查证发现,类似网文去年就曾流传过,文章中涉及观点因涉嫌歪曲编造、侮辱排斥,当时便遭到医学界、专家及媒体的质疑批评,源出处也早已删稿。

但经查证,爆文照片中讲者为广西艾滋病防治研究重点实验室梁浩教授,而非周蓬安。

我们先来看一下这篇文章的主要内容:

那么,这些“爆款”文章真实性有多少呢?

1、在上月底的“第五届艾滋病学术大会”上,民盟中央社会委员会委员周蓬安认为:艾滋病感染者人数持续飙升主要原因有三方面,其一是取消了对艾滋病病人入境的限制,其二是大量非洲留学生涌入,其三是同性恋性行为传播。

国内性学、艾滋知名学者张北川教授在接受《环球时报》英文版采访时驳斥了周的文章。他称这篇文章将中国艾滋疫情的上升归结于外国人是过分夸张,同时也反映出大众对与艾滋病毒的无知,以及对外国人的异化和排斥。

2、我国高校已沦为“艾滋重灾区”,因为近年来在教育领域,对外办学、招收外国留学生成为很多大学的办学目标。非洲黑人留学生纷纷涌入,他们对性极度放纵,但又普遍缺乏有效的卫生防御。

一位业界人士的点评:一个高水平的学术研讨会,因为“学者”的信口雌黄,自媒体的“胡编乱造”,导致权威、科学的艾滋病防控信息没有得到传播,反而演变成对于非洲留学生、中国女大学生的指责与侮辱。

3、中国是非洲国家最大的留学生市场,一些留学生来华前就已经感染上艾滋病毒。而中国每年为这些国家的来华留学生提供每人近10万元的资助,这些留学生除了日常开销外,还有余款嫖娼甚至“包养”中国女孩,这成为近年来是中国新发现艾滋病病毒感染者和艾滋病人暴增的主要原因之一。

我们先来看看这位作者“周蓬安”。据百度资料,周蓬安为民主党派人士、安徽芜湖人,常对社会社会热点话题撰写评论。但作为非行业研究专家,周蓬安将中国滋病感染者人数持续飙升的主要原因归结于非洲留学生,遭到行业人士批评。目前,周蓬安个人微信公号已将该文章删除。

4、来中国的非洲黑人大量带病,非洲留学生把艾滋病贡献给中国教育界已经是不争的事实。看看用大额奖学金招来的非洲所谓的“留学生”,一边花着中国人的血汗钱一边玩弄着中国人。

再来科普第五届全国艾滋病学术大会,以及本次大会发布的相关数据。

5、其他一些关于中国艾滋病增长趋势和情况数据。

第五届全国艾滋病学术大会,是业内高水平、国际视野学术交流会。此次大会为中国性病艾滋病防治协会举办,共有国内外3000余名代表参加。

捉谣记查证发现,该文从标题到内容都贴上了 “第五届艾滋病学术大会”的标签,内容则整合了周蓬安的观点以及一些骇人听闻并无确切来源的消息。

据本次大会消息,截至2018年6月30日,全国报告现存活艾滋病病毒感染者和艾滋病人820756例,报告死亡253031例。

“第五届艾滋病学术大会”以及周蓬安的个人身份,无疑成为网民信任该文的权威所在。

现存活艾滋病病毒感染者479991例,艾滋病人340765例。2018年第2季度全国新发现艾滋病毒感染者和艾滋病人40104例,其中性传播占93.1%,异性性传播、同性性传播分别为27968例和9394例。

说到这里,我们不妨先来科普一下:第五届全国艾滋病学术大会,是业内高水平、国际视野学术交流会。此次大会由中国性病艾滋病防治协会2018年9月底举办,共有国内外3000余名代表参加。

性传播已成为主要途径,年轻群体艾滋病感染者增长较快,高校已成为重灾区。“青年学生中同性性传播占比在2017年达到了82%。”中国疾控中心艾防中心主任韩孟杰在大会上透露。

而周蓬安,公开资料显示,其为民主党派人士、安徽芜湖人,热衷对社会热点话题撰写评论。

据公开信息,去年,长沙市岳麓区疾控中心曝出百名学生感染艾滋,其中多位男男同性恋者。北京等部分高校自动售卖机里艾滋病检测包也是销售火爆。

捉谣记搜索发现,首先,上文中周蓬安提及的观点其实源自其2018年发表在个人微信公号上的文章,并非其在“第五届艾滋病学术大会”上的报告讲话。

“中国艾滋病的确亟须引起关注和重视,但绝不应该以虚假甚至谣言的形式。”一位业内人士指出。

其次,去年10月,该文一发出便遭到业内专家批评。

图片 2

国内性学、艾滋知名学者张北川在接受《环球时报》英文版采访时驳斥指出,这篇文章将中国艾滋疫情的上升归结于外国人是过分夸张,同时也反映出大众对与艾滋病毒的无知,以及对外国人的异化和排斥。

张北川还指出,世界上很多国家并没有对患有艾滋病的外国人进行入境限制,但这些国家并没有发现艾滋疫情有明显波动。

而《医学界》援引评论人士的话则称,因为某些所谓“学者”的信口雌黄以及自媒体的“胡编乱造”,导致权威、科学的艾滋病防控信息没有得到传播,反而演变成对于非洲留学生、中国女大学生的指责与侮辱。

在批评声中,周蓬安个人微信公号早将该文删除。

其实近年来,中国艾滋病增长情况确实不容乐观,亟待关注和重视,但是并不需要以耸人听闻造谣的方式来刺激民众。

更不应该的是,因为某些情绪,而将矛头随便对准非洲留学生。正如《环球时报》所言,在艾滋病传播这一问题下,老外们真的是莫名的接了一个锅。

说句题外话。近期,关于外国人在华待遇的话题备受热议,我们期待更合理政策、更平等对待的同时,也切记不应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