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据说话
疟疾治癌,全球疟疾发病率和肿瘤总体死亡率呈负相关
数据说话 2020-04-30 12:46

“疟疾抗癌”的新闻在春节期间引发了很多关注。但很多人不知道的是,早在上世纪90年代,疟疾疗法就被用于实验治疗艾滋病。陈小平正是其中一名参与者。

图片 1

根据《纽约时报》2003年3月4日的报道,提出并推广“疟疾疗法”的是美国的亨利·海姆立克博士,即大名鼎鼎的“海姆立克急救法”的发明者。

早在20世纪90年代,中科院广州生物医药与健康研究院研究员陈小平就已经与美国知名外科医生亨利海姆立克合作,开始研究用疟疾治疗艾滋病的方法,并同时有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的研究人员参与其中,在美国引起轩然大波,遭到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等多部门的反对和批评。

但是海姆立克博士也在多个医学领域引发争议,就包括他认为——疟疾高热可以刺激免疫系统对抗艾滋病、莱姆病和癌症。上世纪90年代,海姆立克博士从好莱坞的电影明星和他们的经纪人那里筹集到了数万美元,从事“疟疾疗法”。

罔顾这些反对的声音,亨利海姆立克与陈小平执意在中国进行了这项试验。试验团队对8名艾滋病患者注射了疟原虫使其感染疟疾,并在进行两年的随访后发表研究报告,称疟疾疗法能够提高艾滋病患者的CD4细胞。艾滋病病毒通过破坏CD4细胞使免疫系统瘫痪。

但是美国疾控中心反对“疟疾疗法”。疾控中心官员发表的一份备忘录明确表示,这项研究“是不正当的”。并引用了另一项研究,表明在扎伊尔,疟疾患者并不能免受艾滋病毒的感染,并且可能在患艾滋病时,病情更加严重。美国疾控中心认为,蓄意让病人患上疟疾可能致死。

试验被公开后,受到了科学性和伦理性的双重质疑,甚至被称为人体试验暴行。

《纽约时报》发文时,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的两名可能间接参与此事的研究人员,正在接受调查。而据《洛杉矶时报》2003年4月16日发表的一篇追踪报道,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医疗监督委员会发现,微生物学教授John L. Fahey的确间接参与了这项实验,这违反了相关的规定。

而在今天,陈小平团队的疟疾治疗癌症试验的伦理审查同样遭到质疑。其与广州复大肿瘤医院合作的试验伦理审查委托第三方出具。原国家卫计委《涉及人的生物医学研究伦理审查办法》中要求,从事涉及人的生物医学研究的医疗卫生机构是伦理审查工作的管理责任主体,应当设立伦理委员会,并采取有效措施保障伦理委员会独立开展伦理审查工作。

而John L. Fahey说,他间接参与这项研究时,协助的正是中国的学者陈小平。

疟疾治疗艾滋病

根据陈小平的履历,他在1997年在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做访问学者,参加了该校一个为期三个月的课程。当时,陈小平带来了一些前几年在中国收集到的,接受疟疾治疗的病人的血清。

2013年,美国名校圣路易斯大学(Saint Louis University)收到一封信,导致20年前曾经在美国乃至全世界引发巨大争议的一起人体实验再次被提起。这次实验在中国开展,却在美国引起轩然大波,其发起者正是鼎鼎大名的美国外科医生亨利海姆立克,即海氏急救法的发明者。

而John L. Fahey在没有得到学校委员会许可的情况下,帮助陈小平进行了数据和样本评估。

虽然主业是外科医生,亨利海姆立克却一直致力于研究疟疾治疗法。他认为,诱发疟疾可以刺激免疫系统对抗艾滋病、莱姆病和癌症。1987年,亨利海姆立克就与墨西哥国家癌症研究所的开始合作,使用疟疾疗法治疗患者,第一次接种后不到一年,5名患者中的4名死亡,项目终止。但他并没有放弃,后来在好莱坞举办筹款活动,筹集了数万美元用于研究疟疾治疗法。

据《纽约时报》,1993年到1996年,陈小平带领的团队和海姆立克博士共同进行“疟疾疗法”的研究,包括在8名中国艾滋病毒阳性患者身上进行实验。

但随后,在1993年,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对此发布备忘录明确指出,反对疟疾疗法,表示目前尚无证据表明疟疾感染会对艾滋病病毒感染过程产生有益影响,并对疟疾疗法恶化艾滋病毒感染过程的可能性提出了关注。

这8人被注入了疟疾病毒株,其中在1993年注入2人,1995年注入6人,实验在1996年结束。当时的报告称,所有8名患者均存活,CD4计数正常。海姆立克说,他2001年最后一次与中国同事接触时,了解到8人中有1人死于与艾滋病无关的疾病,其他人还活着。

陈小平在演讲中称,他通过观察发现,全球疟疾发病率和肿瘤总体死亡率呈负相关,疟疾高发地区癌症死亡率低,因此萌生疟疾可以治疗癌症的想法。但根据《纽约时报》的报道,陈小平团队的项目是应亨利海姆立克的要求而开展的。

然而,从这些短期数据中很难得出结论。一个健康的成年人从感染艾滋病毒后,出现症状通常至少需要八年时间,而且还不清楚这些人后来是否接受了抗病毒治疗。

亨利海姆立克的儿子彼得海姆立克一直是其父亲的评判者,长期致力于引起人们对其父亲诈骗历史的关注。因圣路易斯大学在2011年与陈小平合作研究治疗疟疾的方法,彼得海姆立克致信圣路易斯大学,提供大量资料详细描述了陈小平与其父亲在中国合作进行的疟疾治疗艾滋病实验的细节。

很多美国的医学专家强烈批评海姆立克博士在中国进行这一实验疗法,因为他很清楚这种实验疗法在美国不可能被批准。

尽管受到美国疾控中心的警告,亨利海姆立克仍执意进行研究,这次的实验地点变成了中国。在1993年至1996年期间,亨利海姆立克在辛辛那提的实验室与广州市卫生防疫站和广州益寿医院合作,由陈小平主持研究,向8名感染艾滋病的男子注射了间日疟原虫使其感染疟疾,经过三周的发烧周期,再用药物杀死疟疾。

总而言之,陈小平提出“疟疾疗法”根本不是新鲜事,他本人甚至在20多年前就进行过疟疾治疗艾滋病的实验,后来为何又转向“疟疾治癌”的研究,原因不得而知。

1997年,该试验研究报告发布。报告称,初步研究表明,疟疾治疗导致HIV阳性患者的CD4计数增加。艾滋病病毒通过破坏CD4细胞使免疫系统瘫痪。

但是根据《纽约时报》的报道和陈小平的演讲,不管是疟疾“治疗”艾滋病还是癌症,两者背后的机制相似,都是通过病毒激活免疫系统的机能。

但实际上,艾滋病病毒感染通常需要至少8年,因此不能通过这些短期数据判定患者已经被治愈。

事件回顾:

根据辛辛那提当地媒体Cincinnati Enquirers的报道,疟疾疗法研究受到了美国疾控中心和美国食药监局(FDA)的批评,并被专业医疗人员和人权倡导者谴责为医疗暴行。另外,亨利海姆立克还受到美国各级卫生组织,甚至国际上卫生组织的严厉批评。

1月28日,中国科学院“SELF格致论坛”官方微博以“陈小平:这或许就是癌症疫苗”为标题发布了中科院广州生物医药与健康研究院的研究员陈小平的一段演讲视频,在演讲中,陈小平提到:

2000年,FDA合规部门负责人表示,亨利海姆立克的试验是不合规的。在美国,这种试验是不可能被允许进行的,研究人员没有考虑到中国大众的态度,也没有考虑注射疟原虫的患者面临的终生风险。

世界范围内疟疾发病率和癌症死亡率的地理分布图似乎存在负相关的关系,他由此萌生了“疟疾治癌”的想法;

另外,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的两名研究人员由于参与到试验中同样受到调查。在一名研究人员与亨利海姆立克的信件往来中,其提出希望参与这项工作,并提出建议参与实验的中国医生可以得到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的帮助,并可以提供医疗用品。

通过小鼠模型中研究发现,引发疟疾的疟原虫能够显著抑制肿瘤生长;

资料显示,该项试验最主要的资助者是Eleanor Naylor Dana信托公司,其分别于1996年5月和7月向试验团队发放了5万美元和10万美元款项。

在几个医院进行的利用疟原虫治疗晚期癌症的临床试验表明,公开的十个病人里,有五个治疗后“有效果“,两个“好像已经治好了”。

伦理审查争议

视频发布后,引发了不小的关注。很多患者和家人都表示希望联系上疟原虫免疫疗法的科研医疗团队。1月31日,在“中科蓝华生物科技”官方网站上,发布了一则“患者招募信息:疟原虫免疫疗法治疗晚期癌症的实验性医学研究”通告。

尽管研究报告称试验获得了伦理审查委员会的批准,但辛辛那提大学亨利海姆立克档案馆提供的资料显示了更多细节,使这项试验在伦理方面引发了巨大争议。

但是“医学界”今天多次致电该联系公布的三个电话,均是忙线状态。

例如,资料显示,一名患有艾滋病的患者,同时患有肺炎并吸食氧气,也被注射感染了疟疾。此外,大量描述显示,病人看护、随访看起来都非常混乱,并出现无法解释的患者死亡情况。

各方声音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档案资料显示,这项试验被确认是在明显违反中国法律的情况下进行的。

视频发布后,也引发了不小的争议。

彼得海姆立克结合世界卫生组织宏观经济与卫生委员会刊发的文章指出,亨利海姆立克和陈小平的试验是对弱势群体犯下的暴行。制定人体实验监管指导方针需要考虑伦理指导和最低的普适性伦理标准。

2月7日,和陈小平团队有合作关系的的钟南山院士接受《新京报》的采访时回应称,该项实验已经进行了近4年的时间,都用于其他治疗方法均无效果,病症处于终末期病人的治疗。目前该项研究仍有很多未知数,尚没有充分的证据和足够数量的案例证实该方法有效,个别案例不足以说明问题。“现在看起来有一些苗头,但是下结论太早了。

亨利海姆立克对疟疾疗法的理论是基于奥地利医生Julius Wagner-Jauregg的研究,因发明使用注射疟原虫治疗神经梅毒导致的麻痹性痴呆,他在1927年获诺贝尔生理或医学奖。陈小平在演讲中同样拿Julius Wagner-Jauregg的例子为自己背书。

专业人士普遍持谨慎、怀疑的态度。浙江大学教授、科学作者王立铭发文表明,该研究的理论基础就有问题,公布的10个患者临床数据也有很多疑点。

然而,在当时Julius Wagner-Jauregg获诺贝尔奖时就曾受到质疑,诺贝尔奖委员会的一名成员反对将奖项授予他,因为向患者身体注射疟原虫这一行为在他眼里是犯罪。

王立铭认为,如此着急地把这种生物学机制仍然几乎是空白的研究推向临床,在临床都还没有得到什么有意义的信息的时候,就拿出来宣传,并且借机放出临床试验负责人的联系方式,这些做法都不得当。

1992年发表在美国医学期刊JAMA上的一篇文章就指出,在当时,伦理方面的考虑并没有限制研究人员将疟原虫注入患者体内,在此之前,无论伦理还是科学方面的考虑都不需要太多的证据。相反,诺贝尔奖的颁发加速了疟疾疗法的传播,赋予了其持续数十年的声望和认可。然而,在治疗梅毒方面,疟疾疗法早已被更安全、有效的其他疗法代替。疟疾疗法只是历史上满足猎奇心的一个例子。直到今天,也没有人知道疟疾疗法是否真的能有效治疗神经梅毒。其有效性未知的原因是当时从未进行过随机对照试验,实际上也不可能完成,因为这项技术在当时尚不成熟。

《知识分子》也发文认为,研究工作未经同行评审向公众发布不可取,关于这项研究的疗效和安全性,需要等待这个研究团队正式发表研究论文。

回到陈小平的疟疾治疗癌症试验,其遭到质疑的重要原因之一就是其伦理审查是否合规,其一项临床试验被指为委托伦理审查,即疟原虫免疫疗法治疗晚期癌症的临床研究试验与广州复大肿瘤医院合作,但伦理审查批件却委托第三方中国注册临床试验伦理审查委员会出具。

以上内容仅授权39健康网独家使用,未经版权方授权请勿转载。

中国临床试验注册中心官网显示,其是由原卫生部指定代表我国参加世界卫生组织国际临床试验注册平台的国家临床试验注册中心;是世界卫生组织国际临床试验注册平台的一级注册机构,是一个非赢利的学术机构。

图片 2

2016年12月1日,经原国家卫生计生委委主任会议讨论通过,《涉及人的生物医学研究伦理审查办法》开始执行。其中第七条明确规定,从事涉及人的生物医学研究的医疗卫生机构是涉及人的生物医学研究伦理审查工作的管理责任主体,应当设立伦理委员会,并采取有效措施保障伦理委员会独立开展伦理审查工作。 医疗卫生机构未设立伦理委员会的,不得开展涉及人的生物医学研究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