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焦医改
其三方检验须求思忖就医方便,具体推行还需寻思就医方便
聚焦医改 2020-04-08 17:32

萌萌

最近国内一些地区开始实行第三方检测制度,这种从发达国家取经而来的方法在国外很流行。第三方检测制度,也就是医疗机构不设检验、放射、病理等诊断机构,有关检验检测工作全部交由第三方承担。但是,这种制度最初是由医疗保险部门设计出来的,主要的目的是减少费用、降低成本,当然这也符合设置保险制度的基本要求。    近期,有不少城市将医疗机构的检验检测机构统一起来,设置大一统的第三方检验检测中心、放射诊断中心、病理诊断中心等,媒体也纷纷予以报道。  不少地方认为,设置大一统的检验检测中心可以集中检测技术设备,提高检验检测水平;实现检测报告结果互认,减少群众的医疗费用支出;用政府较少的钱,购置更多的高档次检测设备,满足群众健康需求等。但是,近日听了一位从国外归来的朋友的介绍,对类似的改革措施有了更多的思考。  朋友到国外探视儿子期间,小孙子发烧了,儿子、儿媳都要上班,他就带着孩子前往医疗机构就医。医生接诊后建议他带孩子去某检测中心查一下血象,看看是细菌感染还是病毒感染。第二天,他带着孩子去检测中心,做了血检。第三天,带着报告再去医疗机构,医生又说还要看看肺部是否感染,建议他再去某放射诊疗中心拍个胸片,他也如约去了。第四天,片子报告拿到了,孩子的病也好了,也无需再去医院了。朋友感叹说,在最先进的国家,看个感冒跑了4趟医院,还是国内看病方便。  毋庸置疑,这个先进国家就是实行了第三方检测制度,也就是医疗机构不设检验、放射、病理等诊断机构,有关检验检测工作全部交由第三方承担。就此,笔者也曾和有关专家讨论过,国内实行的第三方检测的方法是从国外学来的,这在一些发达国家实行得比较普遍。但是,这种制度最初是由医疗保险部门设计出来的,主要的目的是减少费用、降低成本,当然这也符合设置保险制度的基本要求。  笔者也和周边的群众探讨过对这项制度的看法。大多数受访者不喜欢这种做法,很多人认为看一个小病要去医院跑几趟,“太麻烦、太不值了”;有人说,实行第三方检测后,政府、医院得益较多,而群众得益较少,甚至更加麻烦;更有群众担心,如果遇上急诊,这样的检测速度就会把病给耽误了。  笔者了解到,一些城市的医院为了防止出现第三方检测后群众看病就医的不方便,也曾想过一些办法,如在各家医院保留抽血室,患者在医院即可完成抽血,再由医院集中送检测中心检测,不用患者跑路;医院保留一个较小的化验室,可以做三大常规一类的常见检测项目,小病患者无需多跑路;设置急诊化验室,用于急诊时的检验检测等。  反过来再想想,这样一来,前面提到的设置第三方检测制度的好处不就被抵消得差不多了吗?  笔者窃思,“第三方检测”在提高检验水平、减少检测费用的同时,确实可能会延长患者就医时间、添加看病麻烦。这就给改革的设计者们出了一个难题:任何一项改革措施都可能有利弊两个方面,需要设计者多方权衡,广泛征求意见,尽可能扬长避短;或者需要和其他的改革项目配套出台,实行长短互补。  当然,群众也应该逐步建立正确的就医“得失观”。医学的特殊性决定了对医改措施的衡量不能只以是否方便为标准,还要考虑是否安全,是否价廉,社会是否能够承受等综合因素。  现在常常说要“提高群众在医改上的获得感”,笔者以为,改革措施要更多地让群众得益,这才能真正提高群众对医改的获得感;同时也要让群众提高医学素养,掌握一定的判别能力,这也是一种“获得”。

近期,有不少城市将医疗机构的检验检测机构统一起来,设置大一统的第三方检验检测中心、放射诊断中心、病理诊断中心等,媒体也纷纷予以报道。

摘要:

近期,有不少城市将医疗机构的检验检测机构统一起来,设置大一统的第三方检验检测中心、放射诊断中心、病理诊断中心等,媒体也纷纷予以报道。

不少地方认为,设置大一统的检验检测中心可以集中检测技术设备,提高检验检测水平;实现检测报告结果互认,减少群众的医疗费用支出;用政府较少的钱,购置更多的高档次检测设备,满足群众健康需求等。笔者也同意这样的观点。但是,近日听了一位从国外归来的朋友的介绍,对类似的改革措施有了更多的思考。

朋友到国外探视儿子期间,小孙子发烧了,儿子、儿媳都要上班,他就带着孩子前往医疗机构就医。医生接诊后建议他带孩子去某检测中心查一下血象,看看是细菌感染还是病毒感染。第二天,他带着孩子去检测中心,做了血检。第三天,带着报告再去医疗机构,医生又说还要看看肺部是否感染,建议他再去某放射诊疗中心拍个胸片,他也如约去了。第四天,片子报告拿到了,孩子的病也好了,也无需再去医院了。朋友感叹说,在最先进的国家,看个感冒跑了4趟医院,还是国内看病方便。

毋庸置疑,这个先进国家就是实行了第三方检测制度,也就是医疗机构不设检验、放射、病理等诊断机构,有关检验检测工作全部交由第三方承担。就此,笔者也曾和有关专家讨论过,国内实行的第三方检测的方法是从国外学来的,这在一些发达国家实行得比较普遍。但是,这种制度最初是由医疗保险部门设计出来的,主要的目的是减少费用、降低成本,当然这也符合设置保险制度的基本要求。

笔者也和周边的群众探讨过对这项制度的看法。大多数受访者不喜欢这种做法,很多人认为看一个小病要去医院跑几趟,太麻烦、太不值了;有人说,实行第三方检测后,政府、医院得益较多,而群众得益较少,甚至更加麻烦;更有群众担心,如果遇上急诊,这样的检测速度就会把病给耽误了。

笔者了解到,一些城市的医院为了防止出现第三方检测后群众看病就医的不方便,也曾想过一些办法,如在各家医院保留抽血室,患者在医院即可完成抽血,再由医院集中送检测中心检测,不用患者跑路;医院保留一个较小的化验室,可以做三大常规一类的常见检测项目,小病患者无需多跑路;设置急诊化验室,用于急诊时的检验检测等。

反过来再想想,这样一来,前面提到的设置第三方检测制度的好处不就被抵消得差不多了吗?

笔者窃思,第三方检测在提高检验水平、减少检测费用的同时,确实可能会延长患者就医时间、添加看病麻烦。这就给改革的设计者们出了一个难题:任何一项改革措施都可能有利弊两个方面,需要设计者多方权衡,广泛征求意见,尽可能扬长避短;或者需要和其他的改革项目配套出台,实行长短互补。

当然,群众也应该逐步建立正确的就医得失观。医学的特殊性决定了对医改措施的衡量不能只以是否方便为标准,还要考虑是否安全,是否价廉,社会是否能够承受等综合因素。

现在常常说要提高群众在医改上的获得感,笔者以为,改革措施要更多地让群众得益,这才能真正提高群众对医改的获得感;同时也要让群众提高医学素养,掌握一定的判别能力,这也是一种获得。